第290章 龙鸣剑爆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
你哟小说网 >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> 第290章 龙鸣剑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90章 龙鸣剑爆

  此刻,在玄阴毒魂蛛全力爆发之下,余长生等人就犹如大浪面前的一叶孤舟,摇摇欲坠。

  在这恐怖的威压之下,根本动弹不了丝毫,惟有思绪还能正常运转,一举一动,都仿佛落在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之中,十分艰难,只能眼睁睁看着,那笼罩天穹的蛛网距离自身越来越近。

  哪怕是余长生,脸上都不由浮现一丝苦笑和无奈。

  “这一次,好像有些托大了……”

  肉身之力疯狂的爆发,神识和修为疯狂的运转着,感受着自身处境,余长生有些苦涩,心神之内,危机之感一股股爆发。

  浑身上下的每个细胞,都传来危险的信号,汗毛竖起,头皮发麻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一声幽叹传出。

  “张天文,回去之后,你记住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了。”

  余长生惊异,艰难的转头看向发出声音之人。

  却看到沈星辰脸色发苦,猛然一个咬舌,一口殷红的鲜血喷出,落在其手中的龙鸣剑上。

  龙鸣剑疯狂的吸收着这鲜血,剧烈的颤动着,龙鸣之声嗡嗡响彻,剧烈的血光从其剑身上闪烁,顷刻中笼罩天地,惊天的剑气爆起。

  “以我心血,崩毁万劫!”

  沈星辰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,手中的龙鸣剑刹那冲出,化为惊天血虹,轻而易举的突破这巨大的蛛网,对准玄阴毒魂蛛的腹部刺去!

  “滋滋滋!”

  血肉被破,龙鸣剑化为一道流光,迅速从这破开的血肉穿了进去,玄阴毒魂蛛悲吼,顿时威压更甚,巨大的蛛网绿光闪烁,被龙鸣剑撕开的口子迅速修复。

  轰隆隆!

  恐怖的波动从玄阴毒魂蛛腹部中不断的酝酿,狂暴的力量一波波荡开,影响虚空。一道道炽热的血光,从玄阴毒魂蛛的血肉之内的龙鸣剑不断散发。

  “人类,你想干什么?!!”

  玄阴毒魂蛛惊怒,猩红的目光中,首次流露出慌乱之色,夹带着一丝恐惧之芒,身躯剧烈的挣扎起来。

  “干什么?”沈星辰冷笑,目露癫狂之色,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,“干什么?当然是要你的命了!”

  “龙鸣剑,爆!”

  沈星辰手指猛然一划,又是一行血液从手腕之处滑出,其声音发冷,落下之际,剧烈的血光从深入玄阴毒魂蛛血肉的龙鸣剑中传出,达到鼎盛后,最终一暗,狂暴的能量一瞬爆开。

  “轰隆隆!!!”

 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彻云霄,墨绿色的血液飞溅虚空,落在大地之上,腐蚀出一口口大坑,玄阴毒魂蛛庞大的身躯骤然缩小,八肢齐齐断开。

  腹部被炸开一个巨大的血洞,露出半截的龙鸣剑,也忽然一颤,悲鸣一声,寸寸破碎。

  龙鸣剑,彻底自爆,而自爆的威力,也是显然易见的。

  “噗噗………”

  沈星辰身体一个踉跄,连续两口鲜血喷出,脸色瞬间苍白到了极致,摇摇欲坠,身上的气息也紊乱无比,本命法宝自爆,修为也受到反噬,受伤不轻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
  玄阴毒魂蛛倒伏在地,气息低沉,对几人的攻势不攻自破,墨绿色的鲜血流淌一地,生命之火摇晃,蛛矛挣扎着撑起,却又轰然落下。

  “你之前不是挺狂的啊,怎么了,不狂了?”

  沈星辰大口的喘息着,却还是抬头看着危在旦夕的玄阴毒魂蛛,冷笑不已。

  “人类,你……”

  玄阴毒魂蛛声音虚弱,半眯着兽眸看向沈星辰,目中的怨恨之色毫不掩饰。

  “到这就终结了。”

  余长生寒声开口,看着倒地不起的玄阴毒魂蛛,一步一步踏出,缓缓向前,身上的金光再次闪烁,凝聚为一把金色的长毛,散发锋芒。

  “不,人类,凝筑草给你们,放我一条命吧……”

  眼看余长生一步步走过来,玄阴毒魂蛛感受到了威胁,低三下气求饶着。

  “太晚了。”

  余长生不为所动,两步踏上玄阴毒魂蛛躯体之上,轻轻一踏,手中的黄金长矛没有丝毫犹豫,插入玄阴毒魂蛛的血肉之中,猛然一绞……

  撕拉!

  血液溅开,玄阴毒魂蛛不甘的猛然抬头,看了一眼余长生后,目中的光芒彻底溃散,身体沉浮趴到在地。

  “呼……终于死了。”

  沈星辰剧烈的喘息着,看着生机彻底灭绝的玄阴毒魂蛛,疲惫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,身体一个踉跄还好一旁的张天文眼疾手快,将其扶着,不至于摔倒。

  “没事吧?”

  张天文目露关切和感激之色,掏出一个碧绿色的丹药,喂给了沈星辰。

  沈星辰苦笑着摇摇头,调顺了气息后,嘴角一抹殷红流出,又被其咽了回去。

  “没有大碍了,就是龙鸣剑彻底自爆,我这一战损失可不小啊。”

  龙鸣剑,陪伴沈星辰也有两年多了,本就是上品法宝,被沈星辰温养许久,如今彻底自爆的威力,重创了玄阴毒魂蛛倒是也不奇怪。

  “抱歉,”张天文眼中露出一丝愧疚之色,点点说道,“回头我在给你寻一把好剑。”

  “没事,”沈星辰摆摆手,呼出一口气,“咱们先走吧,这一战的动静太大,指不定吸引了那几个金丹的注意,不安全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张天文点点头,而余长生也是挥袖将玄阴毒魂蛛尸体收好,寻了一个方位,带领着众人远去。

  万灵决的气息,覆盖一行四人,同时将自身气息尽数的收敛,速度却不慢的飞速离开此地。

  一柱香后……

  三道身影落在此地,正是陈不惑,绝灵子还有那紫袍修士。

  “这里……”

  陈不惑目光一凝,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地,深深的呼出一口气。

  “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大战,看起来还是刚结束不久。”

  紫袍修士抓起一把泥土,在手里磨蹭了一阵,眼神微眯。

  “看气息,应该就是那些小鬼没错了,只是……”

  紫袍修士沉吟,目光落在地面之上,一个被玄阴毒魂蛛墨绿色血液腐蚀出来,散发黑气的大坑,若有所思。

  “只是……能在三阶中期的玄阴毒魂蛛手上存活下来,这群小鬼,真让人吃惊。”

  “甚至不仅如此,能从玄阴毒魂蛛手中逃生,以至于反杀玄阴毒魂蛛?”

  紫袍修士目光何其毒辣,仅仅只是现场露出的一些痕迹,就推断出了许多东西,因此,目中的不可思议之色,就更为浓重。

  “三阶中期的玄阴毒魂蛛……我都未必是对手,居然能被这群小鬼斩杀,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,但是绝对不轻松,这个时候,应该是他们最虚弱阶段了,跑不了多久,咱们赶紧追。”

  紫袍修士说罢,深吸一口气,目中难得的露出几分凝重之色,手指捏决施法,道道紫色流光飞舞,形成一个箭头,最终有骤然溃散。

  “嗯?找不到?掩盖气息的手段倒是不错。”

  紫袍修士脸色难看,看着溃散的箭头,目光阴沉。

  “这才过去了多长时间,他们跑不了多远,兵分三路,有痕迹了立马告诉我,你们一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  “对了,这里已是汇水山内层,里面凶残的高阶灵兽不少,注意一些,别招惹到他们,去吧!”

  紫袍修士说罢,一挥手,三人分为三道流光,向着不同的方位搜寻而去。

  另一边,山林之内,余长生一行人飞速疾驰着,一路之上,路过一只只灵兽,好在在万灵决的遮掩气息之下,余长生等人没有去主动招惹对方,对方也没有多做阻碍,任由一行人而去。

  反观陈不惑和绝灵子这边,就没有如此幸运了,虽然修为上几人占据优势,但是在这汇水山内,时不时的就跳出一只灵兽,出面阻拦,虽然斩杀了,速度却也不由受到了影响。

  此消彼长之下,一时间,速度倒是没有余长生快速,更不会说汇水山巨大,想要再次搜寻到几人,还真不容易。

  “既然凝筑草到手,那么我们现在找机会,下山然后先回宗门吧,至于那群金丹,咱们先尽量避免和他碰面。”

  张天文背着沈星辰,紧紧跟在余长生之后,时而跳跃,时而蛰伏,在这山林之内,灵活如猴子,不断前行。

  “行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  余长生点点头,神识保持着外放,万灵决也疯狂运转,气息流盖一行人,隐藏踪迹。

  如今,四人之中,就连沈星辰也因为本命法宝自爆而陷入反噬,一身剑修战力折损大半,如果这时候在遭遇那群金丹,还真不好脱身。

  汇水山内,水雾浓厚,水泽遍地,好在有着余长生及时预警,倒是都提前避开,没有发生什么意外。

  如此,时间流逝,一天一夜过去。

  众人心神紧绷,一路上保持警惕,越过汇水山后,余长生心念一动,缓缓呼出一口气。

  “重新回到外围了,保持警惕,咱们重新找一个方向出山。”

  余长生轻声说道,紧绷着心神微微一松,到了此地,上山之前买的地图也算是重新起到作用,余长生环视一周,和脑海中的地图对照一番,对于自己所在之地有个大概的定位之后,找了一个方向,迅速疾驰而去。

  到了外围,明显也能感受到周围的灵兽境界下降了不少,三阶没有,二阶的也不多见,因此几人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也没有太多顾虑,速度再次加快,向着山下飞去。

  “呼呼呼……”

  风声呼啸,水汽也重新变得浓郁,一行人横冲直撞,山林之内,树木在身后不断倒退,直到前方传出打斗之声时,众人身体这才一迟。

  “嗯?”

  余长生心念一动,感受着前方的术法波动,身体一顿,回头看了一眼张天文。

  “怎么了?”张天文疑惑问道。

  “前面有一群人在打斗,要不要绕开,不过,除了前面之外,其余方向都是水泽之地,选择绕路,会耽误很多时间。”

  余长生老实回答。

  “打斗?”张天文一愣,随即沉吟,问道,“对方修为怎么样,既然绕路很麻烦,那就直接过去吧,应该也没什么事。”

  “一共六个人,分为两方,修为基本上都是筑基中期,五六重左右,还有一个筑基七重。”余长生感受了一番,如实回答。

  “那还好,直接过去吧。”

  张天文闻言,明显松了一口气,对着余长生说道。

  “行。”余长生点点头,也不在犹豫,继续向前飞去。

  前方不远处,术法波动荡开,六人分为两个阵容,对峙火拼。

  “王云刚!你们云海采药团可不要太过分了,这金鼎阴铁,明明是我们先发现的,你们如此行径,是真以为我凌风采药团无人不是?”

  其中一道身穿绿色制袍的中年修士,一击荡开被其称为王云刚的另一人后,愤怒出声。

  一抹鲜血从额头之上流出,一身筑基六重的修为散开,不过面对王云刚,却还是显得不够看。

  “呵呵,罗蒙,瞧瞧你这话说的,这汇水山中的宝贝,有缘者得之,你又如何证明,这金鼎阴铁是你先发现的?”

  王云刚冷笑,看着罗蒙,目中戏谑之色明显。

  “你!”罗蒙气极,指着王云刚,胸口剧烈的起伏,咬牙切齿中吐出一口鲜血,“若不是我们凌团长不在。你又如何敢如此嚣张,这样做,就不怕回去之后,遭到报复吗?”

  “哦?你是说凌风那小子,呵呵。”王云刚摇头冷笑,“他来了结局也是一样,更何况……”

  王云刚语气一顿,目光冰冷的看过罗蒙三人,语气骤寒:“只要把你们杀了,在这汇水山中,谁又知道是我杀的呢?”

  “二当家,凌团长不在,我们不是这王云刚的对手,找机会,我们护你逃出去吧!”

  凌风采药团的其余两人靠近罗蒙,皆是伤痕累累,剧烈的喘息着,两人都是筑基五重,护在罗蒙身边,苦笑说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罗蒙死死咬牙抿嘴,感受着体内的强势,沉默不言,心里泛起苦涩之感。

  “想逃?想的倒是不错,可惜远远不够格。”

  王云刚淡笑摇头,招手之中,身旁两个同伴手中长刀高举,看着三人,目光兴奋而嗜血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nyoj.org。你哟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nyoj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