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0章 结束关系_萧峥陈虹
你哟小说网 > 萧峥陈虹 > 第360章 结束关系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60章 结束关系

  执掌风云!

  萧峥隐隐感觉到一种危险。他觉得,陈虹这么让人买单请客迟早要出问题。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,这个世界上的一切,都是需要交换的。人家替你买单,必然有求于你,不管对方是私企也好、是公家单位也罢,现在替你埋单,以后肯定是希望你替他们办事。

  一顿饭就花两万多,你以后怎么还?萧峥挺替陈虹担心。

  正在萧峥忧虑的当儿,门被推开,陈虹进来了,她今天的打扮与以前自有一番不同。黑色的线衣、红色的皮衣,秀发盘于脑后,整个人精巧干练、容光焕发。可见,陈虹今天拿出了最好的精神状态来招待客人。

  但这丝毫没有减轻萧峥的忧虑,他目光落在那些烟、酒上,对陈虹道:“这么多茅酒和黄金叶,是不是太贵重了?你会欠人家太大人情的。”陈虹笑笑说:“你放心吧,我都已经操作好了。”萧峥道:“我宁可是自己来掏钱。”陈虹道:“你那点小钱,这种晚饭能吃几次?”萧峥道:“其实,我们没有必要搞得这么隆重啊。能请得起怎么样的客,就请什么样的客!”

  陈虹用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,将他按到了同样是金黄色坐垫的红木沙发上,道:“你就安心坐着,等领导来吧。其他的事情,我都安排好了,你不用操心。在镜州,我们把市.委书记招待好了,还能有什么事?服务员,给我们倒茶……”

  服务员就进来了,脸上带着微笑,给他们倒了两杯茶,放在红木茶几上。陈虹就吩咐服务员开酒,准备好餐桌,她说:“领导们马上要来了。”服务员点头道:“好的,我这就准备。”

  大概十来分钟之后,市.委书记谭震在一班人的陪同下,果然到了。安县县.委副书记王春华提前给陈虹打了电话。陈虹就和萧峥到“镜州宴”的门口却迎接谭震。

  随同的人,除了安县县.委副书记王春华,还有市.委副书记孔有田、市.委宣传部.长高荣元、还有一位是市人大副主任钱新海,此外竟然还有安县县.委组织部.长姚倍祥!谭震今天这种场合,让姚倍祥也过来,可见对姚倍祥的信任和重视。

  至于高荣元,让萧峥有点看不懂。他之前到过安县多次,也支持过萧峥他们的工作,萧峥一直以为他和谭震的关系一般,可没想到今天谭震把他也叫来了。由此可见高荣元和谭震的关系应该也不错。难道高荣元是两边都讨好的人吗?

  众人握手之后,引入包厢之中。谭震说:“我们就入座开始,看人都齐了吗?”王春华虽然已经是安县县.委副书记的职务,可今天他似乎又回到了秘书的角色,主动道:“谭书记,人都齐了,可以开始了。”

  陈虹就道:“那就请大家上坐吧。谭书记,您坐主位。”谭震却故作客气:“我怎么能坐主位?今天谁是东家,谁就该坐主位才是啊。”王春华就朝陈虹使用眼色。陈虹就赶紧道:“谭书记,不管是谁请客,都该书记坐主位。书记,您请坐吧,否则大家都没法坐了。”

  副书记孔有田道:“谭书记,您不坐,可就为难大家了。大家只能陪着您站着了。您坐下来,大家才好坐。”

  谭震这才笑笑说:“好好,你们就是规矩都太大了。我也是为了大家能早点坐下来,我才坐这个位置哦。”旁边的人附和道:“是、是。”然后大家都笑了,坐下来。

  副书记孔有田道:“陈虹和萧峥,你们谁来陪谭书记?坐到谭书记旁边吧!”一般在酒场上做东的人坐主位,可今天谭震坐在了主位上,孔有田就客气一下,让做东的人坐一个在谭书记旁边。

  陈虹说:“还是领导们挨着谭书记坐吧,我和萧峥坐在下面。”萧峥也没表示要坐过去,今天这个场合,他没什么热情。副书记孔有田看了眼萧峥,就把目光移开了,对陈虹道:“陈虹,你过来坐。今天不是你请客吗?没有人过来陪谭书记怎么行?”陈虹一脸笑容,说:“好吧,那我过来陪谭书记吧。”

  谭震也不说话,等陈虹一坐下来,他就闻到从陈虹身上传来的香味。

  这是年轻女人才有的香味,年过五十的谭震,最近看到上年纪的女人都怕,因为女人上了年纪气息就不对劲,但是年轻女人身上的香味,却让他无法拒绝。尽管,今天陈虹的男朋友萧峥也在现场,但他是市.委书记,他根本不在乎萧峥这个人。

  谭震坐下来,陈虹也坐下了,其他人也就按照职务高低,自觉地坐了下来,萧峥就变成了坐在末位。对座次,萧峥倒也无所谓,可陈虹坐在谭书记的旁边,却让萧峥相当的不适。

  只听陈虹非常乖巧地对谭书记道:“书记,就请您发话吧,我们才好开始。”谭震坐在主位,也就不再客气了,他道:“好,那我们就开始了,大家举杯。”

  酒局开始了,无非就是那么一套程序,大家相互敬酒,都说些恭维的话,大家纷纷“打的”来给谭书记敬酒。这一切都是正常的,也是萧峥已经司空见惯的了。然而,萧峥却见到陈虹在谭震面前,如此主动,如此妖娆,如此乖巧,如此笑颜如花,这是他无法忍受的。

  萧峥是真不喜欢自己的女人,在其他男人面前如此放得开,而且是在萧峥在场的情况下。

  萧峥感觉自己是今天最丢脸的人了。大家都在尽情的喝酒,兴奋的说笑,夸张的奉承,唯独萧峥是喝不下去,笑不出来,没有奉承任何人的兴致。

  陈虹给萧峥使了好几个眼色,萧峥都当过没看到。谭震和其他领导肯定也都感受到了,但是他们也都当作没有看到。

  中途,王春华走出去了一趟,回来的时候,王春华声音故意放大了,压过了现场的喧闹,说:“谭书记,说巧不巧,刚才我出去,正好碰上了宏市.长、肖副市.长,他们陪粤州的领导在吃饭,说是粤州领导考察的最后一顿晚饭,明天粤州领导要回去。宏市.长问我为什么在这里,我也不好隐瞒,说您在这里,宏市.长就说要来敬酒。我说不用了,可他坚持要来。马上就过来。”

  谭震道:“是吗?那就太巧了。宏市.长也是客气,其实也不用过来。他们过来,我就得多喝几杯酒了。”宣传部.长高荣元道:“今天的酒好,谭书记多喝两杯也就多喝两杯吧。”

  然而这个消息却让萧峥非常震惊,没想到宏市.长和肖静宇也在这里。让他们知道自己和陈虹在请谭书记吃饭,他们会如何看自己?特别是宏市.长,说不定会对自己有误解?

  不及萧峥多想,宏叙和肖静宇已经进来了,他们身后跟着一帮领导,显然是粤州来的。

  宏叙和肖静宇看到萧峥,都为之一愣。显然他们之前并不知道,萧峥和陈虹请谭震吃饭之事。他们一来,几乎把整个屋子都挤满了。

  谭震道:“宏市.长、肖市.长、还有粤州的各位领导,你们客气了,干嘛来敬酒嘛?”宏叙说:“谭书记在这里,我们肯定要过来敬酒。粤州的各位领导,明天也要回去了,今天也得多喝几杯。”粤州的领导也说:“感谢这次镜州市的热情招待,感谢谭书记、宏市.长、肖市.长。这杯酒肯定是要敬酒的。”大家就喝了一杯酒。

  宏叙又问道:“今天是谁做东请谭书记呀,我要敬一杯。”谭书记道:“今天,是萧峥和陈虹他们一对请我吃饭呢。这对小年轻很不错的,宏市.长、肖市.长以后也要多关心啊。”

  宏叙朝萧峥看过来,点了点头。但是,这点头,不像是认可的意味,更像是“我认识你了”的意思。眼神也是非常的复杂。肖静宇的神情也很是吃惊和尴尬。

  萧峥一下子忽然就明白了,为什么王春华傍晚突然通知陈虹换酒店!

  或许,谭震和王春华提前知道了宏叙和肖静宇在这里请粤州的领导,然后临时就换到了这里。刚才王春华出去,是特意让宏叙和肖静宇知道谭书记在这里吃饭,他们来敬酒就势必知道萧峥和陈虹请客的事情。

  这原来是个套路,是要给宏叙看看,萧峥在请谭书记吃饭呢!萧峥在主动向谭书记靠近呢!

  萧峥是真后悔,昨天没有把今天要请谭震客的事情,提前告诉肖静宇。要是昨天提前说了,肖静宇恐怕也会向宏市.长汇报,那么宏市.长和肖静宇今天也不会这么吃惊了!

  看来,什么时候都不能抱有侥幸心理!

  宏叙和肖静宇敬好酒,出去的时候,宏叙看都没看萧峥,就走了。肖静宇看了萧峥一眼,神情还是复杂的。

  等宏叙等人走了之后,谭震的兴致似乎更高了。可在萧峥心里,对谭震、王春华等人更没了好感,这些人都太会玩手段了!

  晚饭吃过之后,谭震对原秘书王春华说:“这里有说说话的地方吧?”王春华马上说:“有。这里的茶室很舒服,我去安排。”谭震说:“好,我和陈虹、萧峥聊聊。”谭震这么说,其他人也就散了。

  三人在宽敞的茶室坐下来,没了别人。谭震就对陈虹、萧峥说:“今天,你们请我吃饭,我还是很高兴的。现在,这里也就我们三个人,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。陈虹,你是希望你爸爸能够提拔吧?”

  谭震如此直白,让陈虹和萧峥也都有些意外,陈虹朝萧峥看了一眼,然后点头说:“谭书记,我也说实话,是的,我希望我爸爸能够得到提拔。”

  谭震若有所思地点头说:“好,这就好。你们俩看看这样行不行?以后,你们俩都跟着我这边吧,其他人那里的关系都断了吧?”

  谭震的这句话,看似含糊,却很清楚。陈虹带着惊喜地朝萧峥看来,朝他点头,是让他跟着点头的意思。

  然而,萧峥却没有,他问道:“谭书记,我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谭震的目光落到了萧峥的脸上,道:“我想,你是聪明人,肯定知道我这话的意思。跟着我不会让你吃亏,你也知道我是爱才之人,我是看在你能力强、思路开阔、素质不错的份儿上,想要培养你。”

  萧峥也抬起头来,瞧着谭震:“谭书记,谢谢您的知遇之恩。可是,你说的‘其他人那里的关系都断了吧’,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?”

  陈虹有些担忧地看过来:“萧峥,你少说点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谭震一笑,说:“萧峥还是有胆量的!那我就直说了吧。宏叙、肖静宇,包括高成汉、柳庆伟等人,都帮不了你们,也帮不了陈虹的老爸。在镜州,一个事实摆在你们的面前,就是我说了算!萧峥、陈虹,你们是幸运的,因为我从来不曾对人说的这么明白,但是今天让你们听到得这么明白了!”

  陈虹和萧峥都沉默。

  一会儿之后,谭震又道:“还有一句话,我要送给你们。今天我来吃这顿饭,也是给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。要是你们俩以后跟着我,陈光明的副处级几天之内就可以解决,不是说农业局副局长,就是到其他县区当个副县区长又有什么难?干两年升任正处,又有什么难?但要是你们今天不抓住这个机会,那么以后的日子,你们自己会知道的。”

  陈虹一听,几乎不加考虑:“萧峥,谭书记给了我们这么好的机会,我们肯定是再高兴不过了,对不对?”

  然而,萧峥却从位置上缓缓站起来,说:“谭书记,在我看来,镜州市不存在你这一边和宏市.长、肖市.长那一边。我一是为党工作,二是为老百姓工作。所以你刚才说的机会,我不懂。我这就告辞了。陈虹,你跟我一起走吧?”

  “萧峥,你疯了吧?”陈虹喊道,“你快点坐下,谭书记给了我们这么好的机会,你在说什么胡话?”

  萧峥直视陈虹:“陈虹,今天要是你不跟我走,那么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  陈虹眼中忽而潮湿,可是她却没有站起来。

  萧峥朝她一笑,说:“再见了。”说完,萧峥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,将茶室的门带上。

  陈虹瞧见萧峥的声音消失在门的那边,心里道,萧峥你怎么这么傻!这么傻!

  萧峥走到了酒店吧台,他本来是想把单买掉。可一想还是打消了主意,他回到了包厢,将没有喝完的茅酒和剩下的一条黄金叶,都提在了手中,拿回去给老爸喝喝抽抽不好吗!

  走出“镜州宴”,萧峥一身的轻松。

  他知道,与陈虹的关系,到此结束了!再也不会有未来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nyoj.org。你哟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nyoj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