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章 接连不断_萧峥陈虹
你哟小说网 > 萧峥陈虹 > 第403章 接连不断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03章 接连不断

  执掌风云!

  谭四明看看姚倍祥,道:“倍祥,这个事情,你说到点子上了。柳庆伟是关键人物。谭震书.记也已经多次跟我说过,希望将柳庆伟调走,可柳庆伟有陆在行帮助撑腰,所以搞起来还有点麻烦。”

  姚倍祥道:“陆在行,他也不过是省.委组织部.长,还不是听书.记的?”谭四明道:“倍祥,高层的事情,你想得简单了。陆在行的关系,不仅仅是在江中。且不说他是‘京派干部’,在华京的关系有多深。就说陆在行与前一任省书.记的关系也可以用‘铁杆’来形容。”

  “那又怎么样?”姚倍祥不服,“人走茶凉,就算陆在行与前任省书.记关系好,可毕竟已经换了当家人,陆在行难道敢不听熊书.记的?”

  谭四明将身体靠在了高背椅里,道:“那还不至于。但问题是前任省书.记到了华京之后,一直职务不明朗,处在一个可进可退的位置。这种不确定的状态,让熊旗书.记也把握不好。就怕对陆在行过于不客气,一旦前任省书.记要是上了,那可就得罪大了。所以,从目前来看,熊书.记对陆在行都是客气的。”

  姚倍祥有些不耐烦的猛.抽了两口烟,道:“那么,岂不是对柳庆伟、孙一琪等人都没有办法了?”谭四明看着他,道:“倍祥,有一点,我一直都想提醒你。我们想问题,不该直来直去,该多绕一个弯,多想一个层面。要实现一个目标,不仅仅只有一个办法,所以才有‘条条大路通罗马’这个说法。你要让柳庆伟走,降职是走、平掉是走,提拔也是走!对不对?”

  姚倍祥听到谭四明说“我一直都想提醒你”这句话,心里就敏感了,至于谭四明说的后半句话,他基本就没听进去。姚倍祥抬眼看着谭四明,道:“谭叔叔,你是不是一直觉得,我不如谭小杰?”

  谭小杰就是谭四明的大儿子,当初为了让他在基层镀金,放在谭四明最为放心的天荒镇,宋国明是党委书.记。没想到,宋国明并没有保护好他,让贪了钱受了贿的谭小杰被举报并被查处。当初,萧峥做了证,证据确凿,致使谭小杰被判入狱,早早结束了仕途。

  这是谭四明最大的遗憾。谭小杰的仕途提前结束,所以谭四明才不得不启用“后备继承人”姚倍祥,将他从省药监局一个普通的岗位上,空降到了安县政府办历练,如今已经成功上位县.委常委!

  可在姚倍祥心里,这一切也不过是谭四明逼不得已而已。所以,他对谭四明总是保持着十分的敏感。对谭四明说的每一句话都很在意,只要谭四明稍稍流露出对谭小杰的怀念,对他的不满,姚倍祥就感觉很不舒服。

  谭四明也马上意识到了姚倍祥的敏感,他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,道:“我不是说,你不如小杰。你只是还需要历练。在基层,许多事情,多看看、多想想。这样你的进步会更大。”姚倍祥道:“谭叔叔,我一直在努力,你可能没有看到。”谭四明道:“我当然看到了。这段时间以来,你的进步不小。关于镜州和安县的那几个干部,你就放心吧,这段时间下来,熊书.记对我的信任与日俱增,之前我有好几个建议,他都不假思索地同意了。”

  这个消息,对姚倍祥来说,才是最好的消息。姚倍祥本来心里对谭四明还是有所抱怨的,但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姚倍祥把心里的不满压了下去,露出一个微笑,道:“这太好了。谭叔叔,你也很忙,我就不打扰你了,我这就回安县。”

  谭四明看着姚倍祥,道:“既然来了,不如吃个午饭再走。我们约在十二点如何?”姚倍祥却对这种午饭毫不感兴趣,说:“我还是早点回去了,组织部里的事情很多。”谭四明目光里露出一丝无奈,道:“你能一心扑在工作上,那也是好事。那我就不留你了。”姚倍祥又提醒了一句:“我等着谭叔叔的好消息。”

  谭四明道:“其实,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你不用叫我‘谭叔叔’,可以换个称呼。”谭四明的意思,是姚倍祥可以称呼他为“爸爸”或者“父亲”。可姚倍祥却说:“还是称呼‘谭叔叔’比较好,否则在公众场合容易叫岔,那就麻烦了。”

  谭四明心头一阵失落,他知道姚倍祥无非就是找个借口,他是无法出口称呼自己为“爸爸”。谭四明又道:“有空,你也回去多看看你妈。你现在不在杭城,她肯定也想你。”姚倍祥口中说了“哦,我知道了”,可心里却想,我已经去看过“姆妈”,但是那个自私的、从不管我、却想占有我的亲妈,他根本不想去看。

  不到中午,姚倍祥便回到了安县县城。经过办公室的时候,姚倍祥忽然眼前一亮。办公室里,多了一个小姑娘,脸蛋长得不错,额头略宽,可贵在年轻,肌肤白皙光洁,吹弹可破!年轻的女孩子,就是不一样,那种皮肤里水溶溶的感觉,姚倍祥在十米开外,都能感受到。

  姚倍祥莫名就想到了办公室落地窗前的那一长溜的多肉植物。

  那次金坚强到他办公室的时候,就惊讶于他这里有这么多的多肉,还调侃说“这么多多肉的话,单单是浇个水没半小时也下不来吧”。其实,这话并没有夸张,就看你怎么浇水了,要是细心、用心的浇水,那恐怕没个半小时真浇不好。

  也不知道为什么,姚倍祥在遥遥望见那个女孩的时候,竟会联想到办公室内的多肉。

  这时候,女孩子似乎也感受到了办公室外的目光。或许这目光本身是自带温度的,让女孩子一阵不适,赶忙避开了。还真是一个羞怯的、刚毕业的嫩草啊!姚倍祥的心里为之一动。

  正在这时,在姚倍祥的身后,副部.长李小晴刚从自己办公室出来,就见姚倍祥看着办公室,然后听姚倍祥问:“马主任在哪里?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办公室里一个清纯的女声道:“好的。马主任刚走开一会,他说马上回来。您是,姚部.长?”女孩抬起的眼睛,黑亮黑亮,带着小鹿般的胆怯,却十分动人。

  姚倍祥眯了眯眼,道:“对。”

  李小晴听出来,那个女声是办公室新来搞信息的姑娘,是从三丰镇借调上来的。这不关她的事情,李小晴也就不太在意,自己做事去了。

  姚倍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脑子里却萦绕不去刚才那个女孩的形象。这种年轻女孩,和他“姆妈”是完全不同的,跟已经在单位混迹多年谋求进步的5个年轻女干部也是完全不同的。这个女孩子就是一张白纸,等着人去涂抹。

  想到“涂抹”两个字,姚倍祥不禁一阵激动,身体竟隐隐有些反应。

  这个时候,办公室主任马华敏敲门走了进来。姚倍祥就那个女孩子的情况询问了一番。很快他便搞清楚了,市.委组织部对信息工作的考核加重,每天县.委组织部就要上报大量信息,单靠目前一个人分出一部分精力搞搞已经应付不过来,所以从三丰镇借调了这个新进公务员队伍的女生来专门搞信息。姚倍祥问了女生的家庭背景,这一点,马华敏之前也了解过,所以便说,这个名叫朱雨芊的女孩子,父母亲是小老板,经济条件中上,很希望女儿能在机关工作,最好以后能有个一官半职。

  马华敏还说,朱雨芊来到部里便表示过,她爸爸想要请部里领导吃个饭。姚倍祥一听就明白了,那种摸爬滚打的小老板,对公权力最有嗜好,他们最知道在社会上做生意的不易,所以希望儿女在体制内能有个稳定的工作就好。朱雨芊的家庭应该就是这一种。那就好办了。

  姚倍祥点点头说:“这个事情,我想起来了,你之前也跟我汇报过。现在找的人,我看也还不错。这样吧,以后让她每天给我的多肉植物,来浇浇水吧?”

  马华敏点头道:“好的,这个小姑娘很细心,一定能把姚部.长的多肉植物照料好。”

  这时候,姚倍祥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他看了一眼,是县财政局的预算科长龚音。姚倍祥的眉头微微一皱,从鼻息里叹出一口气来,他对马华敏说:“你先出去吧。”马华敏躬身而出。

  姚倍祥这才接起了电话:“龚音啊,你好啊。”

  龚音的声音却很不开心:“姚部.长,怎么回事啊?不是说这次能解决我的副科级吗?可是现在非但没解决,外面还有许多难听的话,传得沸沸扬扬的。”

  姚倍祥警惕起来,问:“传什么了?”龚音道:“外面在传,我的提拔本来已经上会了,却被纪委给挡了下来。他们在传,我非但不可能再提拔,还存在贪腐问题、生活作风问题,说不定下一步还要接受查处!姚部.长,事情怎么会这样啊。你要帮我澄清事实啊!”

  没想到昨天常委会之后,外面已经有了各种传言!姚倍祥心里有些烦躁,但他还是宽慰龚音道:“你别听外面那些风言风语,有我在,一切都罩得住。”

  “那太好了。”龚音道,“我最相信姚部.长了。希望姚部.长能帮我澄清事实,尽快解决我的副科级问题,否则人家肯定还是会觉得我有问题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nyoj.org。你哟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nyoj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