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9章 再起波涛_萧峥陈虹
你哟小说网 > 萧峥陈虹 > 第719章 再起波涛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719章 再起波涛

  服务人员看到首长有电话进来,立刻就退出了茶房。肖兴世看着“司马中天”这四个字在手机屏幕上闪动,却没着急去接,他端起了刚才女兵给他斟上的茶,喝了一口。香!这不仅是茶香,还有女子的指香,残留在茶杯上的。

  肖兴世心头微微的一乱,就如树叶掉入池水一般。但这荡漾毕竟是小的,涟漪荡开之后,没有新的叶片掉落下来,肖兴世也就恢复了平静。他这才接通了电话,不急不缓地道:“喂?”

  没有率先称呼对方的名与姓。司马中天的声音传来:“兴世兄,好久不见了。”司马中天还是那个司马中天,从不轻易放任情绪奔跑。肖兴世也保持着自己的定力,道:“中天兄,确实好久不见啊。令郎司马越到江中已有好一段时间,中天兄都没驾临一趟,想和中天兄好好聚一聚的机会也一直没有。”

  司马中天道:“兴世兄啊,你也不是不知道,本人一直偏驻边疆,目前乱疆分子的活动从未消停,甚至呈现愈演愈烈之势,没有华京的允许,我是一日都无法离疆啊!”肖兴世道:“中天兄,为国守疆、数十年如一日,功不可没、令人敬佩。”司马中天在手机的那头叹了一口气道:“什么功不可没?什么令人敬佩?这些都是客气话呀。我连自己儿子的婚姻大事,都还照顾不到啊!”

  这最后一句,直接就说到了重点上。肖兴世知道司马中天的性格,不动声色之中很可能会出杀手锏,波澜不起的言辞之中藏着严厉的谴责。刚才他说“我连自己儿子的婚姻大事,都还照顾不到啊”,毫无疑问是指责肖兴世没将女儿嫁给司马越。

  在这个事情上,肖兴世确实理亏,他索性认小,便道:“中天兄,都是我女儿不懂事,没有听从家族的安排,让我们肖家没有幸和司马家成就秦晋之好啊!”然而,司马中天却不吃这一套:“女儿不懂事,家长该懂事啊,家族该懂事啊。这种事,怎又可以随着女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?你我这样的大家庭,又岂是平民百姓,让小女自己做主折腾呢?”

  这话已经很重,不仅是在教育肖兴世,还在责难整个肖家了。肖兴世暂时没有回答,心里也已经到了隐忍的底线,要是司马中天接下去的话,继续不客气,恐怕就不得不撕破脸皮了。个人与个人之间有感情,家族与家族之间只有利益。肖兴世曾经戎马疆土,确实多次在司马中天家叨扰,两人也建立了深厚的友情。可那些都过去了,如今司马中天要是以家族势力来压他,肖兴世也不会买账,毕竟肖兴世是肖家之主,他不是代表自己,家族的威严在应对外界势力中,必须得以体现。

  然而,当肖兴世凝滞的沉默之后,司马中天那头忽然语气缓了过来:“兴世兄啊,其实我又何尝不了解你的难处。我也知道,至今你都是肖家最强势的家主之一,也清楚你为了让女儿嫁给我们司马越,长期让静宇在外面一个人荡着。这次与女儿的妥协,也并非你依着你的女儿行事,主要还是因为华京萧家嘛!我说的没错吧?”

  没想到司马中天也已经了解了华京萧家的情况!然而,刚刚司马中天的话,算是句句说入了肖兴世的心里去了。肖兴世索性也就将心里的苦楚倾倒了出来:“谁说不是呢!中天兄啊,在疆土的时候,我到你家里蹭饭都蹭了几次?烤羊吃掉了几只?虽然物质上不算什么,但是这份情谊,我又如何会忘记!我怎么也没想到,我女儿要嫁给的小子萧峥,竟然是华京萧家老家主萧易的孙子。况且,我母亲和萧易也是老熟人了,这次萧易这个老爷子亲自到我家里求亲,再加上静宇很不孝地已经怀了萧峥这小子的孩子,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!这种种因素加起来,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啊。所以,在这件事上,我是该跟中天兄说一声对不起的。”

  “且别忙着说对不起。”司马中天却在那头道,“兴世兄,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。”肖兴世道:“中天兄,你别客气。”司马中天问道:“你知道,此次华京老家主萧易为何会亲自出马?”这个问题却把肖兴世给难住了,那天萧易现身,肖兴世一是被萧易老爷子的霸气所震慑,也没有考虑这个问题:“这,我倒是还真没想过。”

  司马中天接着追问道:“兴世兄,应该也清楚,华京萧家的老家主萧易早年就已经退位,不管家中事务,过着清闲的隐居生活。可这次,为什么会亲自跑到杭城贵门之中?你不觉得奇怪嘛?”肖兴世头脑中也泛起了疑虑的涟漪:“中天兄这么一说,我倒还真是感到奇怪了。请指教。”

  “指教是谈不上的。”司马中天道:“我只说一个我掌握的事实,华京萧家已经没落了,家族之内已没人。为什么华京萧家现任家主,没有出面,只让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家主跳出来吓人?!为什么?华京萧家,已经要人没人,要势没势,就如一棵蛀空的老槐树,支撑不了多久了。你们和这个萧家联姻,危机重重啊,说不定会把杭城肖家也拖入无底深渊!这一点,作为家主的兴世兄,你不得不深思熟虑啊!”

  这话似乎一个巨大的横木,撞击在“抒怀阁”下面的大门之上,发出强烈的震荡!难道自己肖兴海、肖兴芸和母亲叶传英都被萧易这老爷子给骗了?华京萧家难道真的不行了?

  肖兴世当初答应下了肖静宇和萧峥的婚事,主要是根据家族内肖兴海、肖兴芸等一批人的愿望,希望攀住华京萧家这棵大树。可要是这棵树已被蛀空了,他们攀上去,不就是把自己给摔死嘛?

  肖兴世忽然有点不寒而栗,对电话那头道:“感谢中天兄的消息。感激不尽啊。”司马中天却道:“兴世兄,我不是自吹自擂,和华京萧家相比,我们司马家崛起于西北,影响东南,遍及粤港,以后肯定能进驻华京!我们司马家才是势不可挡的新兴势力,以后对华京萧家这种旧家族必将摧枯拉朽!”司马中天出口成章,肖兴世不免心动,他说:“我也相信,司马家族在中天兄的带领下,必将繁荣昌耀!”

  司马中天道:“所以,兴世兄,还有什么可以犹豫的?完全可以让静宇放心的和我们司马越在一起啊!”这话让肖兴世为之一震:“可是,中天兄,静宇和萧峥那小子……”

  “登记了,并且有了小孩,是不是?”司马中天打断道,“兴世兄,你要是担心这个,完全没有必要!我那个孩子司马越啊,他对静宇,可以用‘痴情’两个字来形容。”肖兴世觉得司马中天传达的意思,有些不可思议,他不得不说:“可是中天兄,静宇和萧峥已经登记结婚了。”司马中天道:“结婚了,可以离婚。”肖兴世道:“可是,他们已经有了孩子。”司马中天道:“不是还没生出来嘛?我听说才两三个月不到吧?可以打掉。我儿子司马越说了,只要静宇和他在一起,其他都可以想办法解决。”

  肖兴世叹了一口气:“我真是没想到啊,越儿,对静宇竟然这般痴情啊!”司马中天道:“‘痴情’也只是一个方面,更重要的是,司马家族和萧家的联姻,是我们双方最好的选择了!萧家,很快就会被司马家族超越,兴世兄请拭目以待吧。”肖兴世道:“现在,还有最大的一个问题,就怕萧峥这小子要闹起来。”

  司马中天哈哈一笑道:“这个萧峥,不就是一个挂职的县委书记嘛?我儿司马越是省里的组织部长,难道还搞不定他?我们完全可以不用明刀明枪,尽可以采取羚羊挂角无迹可循的方式。只要兴世兄同意这个事情,其他的事情,就交给我们去处理。”

  肖兴世想了想道:“我有一点,就是要确保静宇是安全的,她毕竟是我的女儿,小的时候,没了妈,吃过不少的苦。”司马中天道:“这还用兴世兄说嘛?以后,静宇不也是我的儿媳妇嘛?人谁无过,她虽然犯了点错,但是司马家族向来宽宏大量,只要她以后成为我的儿媳妇,我保证她的下半辈子都将在幸福中度过。”肖兴世道:“这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司马中天又问:“关于这个事情,兴世兄,要不要跟您母亲叶老也报告一下?”肖兴世踌躇片刻,道:“还是先不说,就她想得多。”司马中天笑道:“这才是兴世兄嘛!你才是肖家的家主,叶老太太毕竟已经退下了,就该好好休息,年纪大了脑袋不好使。肖家还是得兴世兄做主才是。”

  李海燕找的这套房子,是在一个叫“爱琴海”的小区里。这个房子,五楼带阁楼,西边套,一共一百五十五个平方,下面是客厅、厨房、阳台、卫生间,还有两个标准房间;上面也是一个大房间加卫生间、书房,外面有个大露台,白天可以看山景,晚上可以乘凉、看星空!装修得简洁、便利却又不失温馨,房东要移居国外了,想要尽快把房子出手。

  肖静宇看了这个房子,很满意。李海燕在肖静宇的耳边道:“肖书记,我刚才一连看了七套房子,属这个房子最适合居住,其他都好,就有一个问题,我得向您报告。”肖静宇看了看李海燕,道:“你说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nyoj.org。你哟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nyoj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